【杀光所有的抓马金】How to kill a Drama Queen?

“跟朋友绝交这种事情,小时候我就觉得实在太幼稚太愚蠢太低级了,不觉得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实际上跟不合适的朋友绝交是赚到了才对。”——by 伉俪大王

“Better to lose a friend than friend a loser."——by 伉俪小能



昨天早些时候,我们和一个朋友断了交。

如果你以为写这段话的时候我眼泪在心里突兀地流悔恨在胸中纠结地走,那么你就错了。因为实际上我眼含泪花双手颤抖打下这段东西的心情跟在街边看着电线杆上资 深老军医小广告然后深觉我的顽疾有救了的那些人如出一辙:我终于像我以前羡慕嫉妒恨的那些书写自己宏大而拧巴纠结而复杂的个人生活的豆瓣文青那样圆满了升 华了涅槃了,从此以后没有人有资格说我是一个吃饱了撑得蛋疼天天在网上用回形针割十三点们睾丸的愤怒青年!

这是我人生的一小步,也是人类历史的一大步,因为作为一个网上狠三狠四网下贤良淑德的人,基本上我活了这么多年在生活里波涛汹涌大鸣大放官方绝交的也不过两人(网上掐人不算啊,算了我就死给你们看。)这个对我来说绝对算一件大事情了:因为就像本文开头第一段所说的,我和大王都觉得跟朋友绝交这种事情真的是一件十分低档次的事情。我们真傻,我们单知道冬天才有狼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样耸人听闻的事情呢?让我们收看今天的”走进科学——小三疑云“节目。

某甲,男,是 我在2008年底通过大王认识的一个朋友,也就是我们这场愚蠢的豆瓣文青式断交闹剧里的男主角。即便是现在我都要不违背良心地讲作为一个普通朋友他看上去 确实很有趣,但是在长达一年半的短暂交往中,我和他总共见过三至四次的面,每次都是三人以上(含三人)的集体性聚会——要注明,是“集体性  聚会 “,并非”集体  性聚会”,互相发非节假日官方祝贺类群发消息不超过十条,从不打电话、从不互相PM。为什么?因为伊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他的女朋友就是,某乙。

对于我这种特别保守、特别陈腐、特别守旧、特别魔法师的人来说,有女朋友的男性朋友就基本上已经不是男人了,交往的时候不能把他们算成有小鸡鸡的那种,也就 是说这种人基本上只能当成自己的女性朋友来对待,平时没事可以和他们讨论一下睫毛膏应该怎么刷的。我自问在我短暂而辉煌的人生里犯过很多错做过很多小坏 事,但是没有一件是和男女关系有关的,这就像王菲的名言”你可以说我唱歌不好听但是不可以说我牌品不好“一样,我的格言就是“你可以说我是个粗人但是不能说我是个会睡人家男人的人”。谁在男女关系上对我进行污蔑就可以省省心了,我是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党性鉴定证书》的第一批党员之一。

但是, 要发生的事情总是会发生的,走在路上对你捅刀的神经病不会因为你今天特意穿得十分朴素就不对你下手。和某甲同学面对面接触的三到四次聚会之中的一次,某甲同学约我和大王一起去吃宵夜。值得浓墨重彩大书特书的一笔是:在这之前,某乙同学已经从网络上认识了我,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她用可爱的跟帖和俏皮 的语气表达了对我的好感也赢得了我的好感,我们互相之间的酬唱虽然不特别频繁可是也异常融洽。就在宵夜当天的晚上,我和大王还询问某甲:是不是某乙也会来 参加我们的聚会?某甲当即表示:某乙不会亲自前来,但是她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活动,并且对我们这次友好亲切清白高尚的会晤表示了十分的放心。

但事实证明,这放心都是假的。在吃饭的过程里某乙多次拨打某甲的手提电话,并且在电话里表达了对某甲吃夜宵迟迟不归的疑惑和担心——这时并不到十一点。于是我和大王也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安抚某甲说某乙作为你的小甜心如此担心你也是正常的所以我们今天就散了吧。而大家分头回家的时候由于我的归途方向和某甲完全不同所以我是第一个和他们在十字路口分手的人也就是说我不可能再默默悄悄去跟某甲进行另一轮的活动。。

事隔一周,某甲同学在MSN上郑重地告知我:某乙对于我们的夜宵活动十分不满,和某甲闹到凌晨两点,而之后由于我在她PMS尚未结束的情况下无意中回复了他的一个帖子,导致某乙同学又和他大闹 一场——因为她觉得我们这样互相嘲讽说话亲密的友谊十分可疑,尤其可疑的就是我这个人——毕竟人家都是有男友的而我这样看起来很无所事事的社会闲散人员就是一种隐患啊。某甲同学安抚她直至凌晨四点深觉龙体不适疲惫不堪。在当天的MSN聊天记录里,我彻底表现出了一个戆卵的风采,对某甲同学表示说我是一个无 性人请组织放心,也请某甲向某乙转达我的致意,并且表示如果她真的不欣赏我们这样的友谊我会果断和某甲保持一定距离因为我理解恋爱中小姑娘那种甜蜜的焦躁。某甲感谢了我的深明大义并且表示我们是正常的好朋友还是可以继续联系的。

时隔一月后,由于我和某乙一直互为友邻的关系我无意中看到 了她的一个日志,深刻批评了一种网络上浮躁的哗众取宠现象——而在她发帖的前一天我已经高调地做过了这种浮躁的哗众取宠之事,而且结合了她突然之间不再给我留言给我跟帖和我在同一个帖子里讲话这种表现,再想到之前某甲同学告知我她的种种情绪,我于是自然而然地按照一个比较体谅人的妇女主任的逻辑推导出了" 她是否还在误会我们"这种结论。再次强调,我们妇女主任一般都以保护妇女儿童的权益为己任,以撇清自己和任何男性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为 目标。我于是心怀不该有的内疚对某甲同学再次老话重提了一下表示说如果某乙真的心怀芥蒂我还是愿意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同时也对大王提了一下说明我以后可能尽量减少和某甲的接触,大王也对某甲表达了和我一样的心愿。

不久之后某甲就又在MSN上和我联系,表示说他也看到了某乙的日志并且觉得确实是她还没有释怀才对我有些抵触,同时也表示某乙对于接近某甲的单身女青年都是一视同仁地抵触并不是针对我一个人,于是我又很缩卵地放下心来觉得还好不是我自己表现得让人怀疑我又一次坚定了我的党性!当天晚上我们一边感谢微软把世界连接在一起一边重新加固了我们友情的纯洁和牢不可破。我在对话里频频使用”我一直都很喜欢某乙,所以希望她不要误会“”我也很理解她,所以你跟她讲讲开就 好了,这种怀疑只让她自己生气,其实很莫名的呀 “”你和她可能是要组织家庭的,所以不要有这种心结“诸如此类的知心大姐语句,谈话十分愉快,场面十分热络,前景十分光明——就在此时此刻我还是期待着和某乙见面并且做好朋友,以后甚至可以为她监视某甲同学,让她彻彻底底地安心建设我们的好社会。


之后我为了避嫌,和某甲既不在MSN上联系也不在生活里有任何联系,长达个多月。同时也没有对某乙有任何语言文字肢体行为上的攻击和牵连,自问应该算够上路了伐?


直到前天,在我仍旧是某乙友邻而她却突然删除我的同时,也意味着我还是可以看到她的所有动态:她写了一篇高调的不允许任何人评论的日志,严厉地批评了我的人品,嘲笑了我的的多 事和敏感,陈述了她面对某甲质问她是不是在针对我时两人之间情潮涌动又不失尴尬的气氛,并且正式宣布把我从友邻里剔除。她列出了1、2、3的渐进式论点, 表示沉痛谴责,认为我是一个”很要事情的、挑拨她和某甲关系的、并且煽动了大王去挑拨她们关系的“人,认为我面对某甲的顾全大局仍能如此充满心机地去闹事 并妄图让她和某甲之间矛盾激化的邪恶目的是终究将要破灭的。

事情到了这步终于进入了一个六国大封相的小高潮。我什么话都没有说把她也删除了,把那位男同学也删除了并且打算永不再联系,然后在自己的记录里写了一笔:” 生活教育我们:不要跟有着【十分敏感的】女朋友的男同学走太近,就算对方十分好玩,好玩也没用,不比自己色意来得重要。尤其是当对方也处理不好这种说不清 楚的十三点事情的时候。册那,贾宝玉跟晴雯啊?“而大王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本着对我人品的相信和她作为我们共同朋友的直接目击,愤怒地在自己的私人记录里也对某乙的人品做出了质疑和抨击。

我们都知道,假若有一个喜好谈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看星星看月亮的紫薇,就必然有一个喜好谈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看星星看月亮的尔康,琼瑶阿姨是不会让明珠格格孤独地流浪在这个世界上的。 就在大王发出记录不久后,那位千年难办才会上开心网的某甲同学如有神助一般突然出现在大王的页面,并且发出了景涛式的咆哮,认为大王的骂街十分低素质,认 为自己顾全大局的心态不被我们尊重,认为和我们不做朋友没有任何损失。在这一段话里最亮的一句让我无法不原文复述:“你们这样太过分了!我不会和她分手的!"

于是我妇女主任灵魂里沉睡着的万峰老师之心也就复苏了重生了再次燃烧了:我冲过去大声怒斥要他想想看这件事情到底是他自己没有处理好还是他的小甜心自己才是 那个小肚鸡肠到极点的人,作为一个什么坏事都没有做过却被诛心的魔法师我要他摸着良心说说我们之间的友谊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是不是要更加低级趣味地把大家的聊天记录拿出来对一对,我们本来是线下的朋友如今走到豆瓣小小女人帮小组里对质来对质去的低档八卦绯闻路线完全是他们那颗神经病文艺心的问题——无 论是不愿意面对现实、认真解决问题、连女朋友都搞不定的某甲,还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弄昏了头、到处展现自己那奇异的占有欲弄得许多人都看出来却只当它是大家的幻觉、始终给自己积极树立假想敌并且十分拙劣表示一切都是我自己想多了的某乙。

直到最后我才恍然大悟:妈的!人家小两口这是在蜜里调油雪上加霜,你一口我一口亲亲我我小两口,他们最后手牵手相拥在海滩上庆幸自己顶住了这万恶社会的压力还有反动分子的别有用心,天长地久地相爱相知在一 起,我们其实都只是他们情比金坚的旁观者和炮灰罢了。好一对Drama Queen和Drama King,你们将在新的国土里统治着一整个世界!其他人都散了吧!

于是事情就这么结束了。我们像任何一个JP故事里的当事人那样互相删除了对方并且对所有共同的朋友宣告了我们友情的破灭并且祝福某甲某乙永结同心仙寿恒昌一 块馒头一块糕。对于我来说其实并没有损失,但是对于和他们保持友情时间更为长久并且确实为他们提供了很多帮助和方便的大王来说,她的一片热忱都他妈被狗吃 了。这件事情上让我感到最内疚的对象只有她。而原本我对于某乙的愤怒在我冷静下来以后全部变成对某甲的鄙夷:在这件事情里,某乙作为和我素未谋面的本来就 过分敏感的局外人来说,其无理取闹程度远远不及明知道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也不存任何坏心而且一直在为他们的感情着想的,我曾经的朋友,某甲。

作为我人生第一篇长篇十三点无厘头拧巴小故事,我之所以冒着再次被人说“是一个很要事情的女人”的风险把它写出来的原因是:
1、我要谢谢大王始终相信我的人品,并且站在我这一边。尽管这种对朋友无条件的热情为她带来了很多麻烦,却从来没有把她变成一个冷漠的人。
2、我要让我和某甲共同的朋友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些人知道,就算你们因为某些原因选择不跟我做朋友,我都能理解,但是我没有人格上的问题,我不愿意变成茶余饭后的传说中的小三。
3、 我如果刻薄起来能够很刻薄,但是朋友之间是不应该互相刻薄的,我之所以勇敢地展示出我的刻薄和恶毒是因为刻薄你们对我没有任何损失。全世界的正常人应该联合起来刻薄地让所有的抓马金们不要出现在我们眼前。那个123的脑残日志就是一个bitch theory的集大成者,如果不是你男朋友主动来跟我叨叨说你见天儿的不高兴我会两股战战几欲上吊以表清白吗?反过来还倒打我一耙说我想太多,到底谁吃饱了太空?而某乙同学你可爱的打令我真的没兴趣呢麻烦你以后还是让他不要出门吧毕竟外面单身女青年太多了走在路上随便就会擦肩而过呢。

4、我除了用回形针割脑残睾丸之外,还是有正常人类的社交生活的啊。

出于保护隐私的需要我不指名道姓了,你们现在爽了吗?

PS:这也算是我的情感讲座之一,我毅然决然掐灭掉自己一贯又要从自己灵魂深处抓起并且考虑是不是同一切有女友或配偶的男性朋友绝交的念头,并且想要告诉所有那些行得正坐得直的好姑娘:切记,不要为对方的脑残而买单。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10 | 2017/11 | 12
Su Mo Tu We Th Fr Sa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绍

王小能

Author:王小能
博客大巴软掉了,那我只能到这里来瞎三话四了咯。

还是脾气不好的中年蹄膀少女,瞎来来的话就强奸侬。

随便看吧。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亲爱的偷窥狂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