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的第一天】请勿害怕出乖露丑(顺便推一个【同志】小说。)

在半夜吃了十二个黑芝麻汤团(十二个!),接到一个神秘的短消息,做出两个错误的决定,推卸了三到四次责任。

然后春天就从窗帘里钻进来啦,湿漉漉暖洋洋让人心眼肚肠都发痒。

一边吃汤团一边看了一看我七年、五年和三年前写的隐藏日志,七年前很少女,三年前很无聊,五年前……这是最可怕的一段日子那时候我不仅写得很安妮宝贝风而且……用的是半角标点符号!半角!半角哦!太吓人了伐!只有同…志网站上面写黄… 色小说才需要半角标点符号吧!!!我也写过男子女子凛冽清净这种词语的我不能对自己不诚实!!!!

所以现在那些觉得自己很傻逼的小朋友你们无需担心,谁没有被傻逼圣水泡过的中二病时期啊,过了这段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日子,那么就会好的,实在不行的话变成老傻逼的你也会眼中噙泪淡然原谅那个小傻逼的自己。

六年前的现在,我大概在看黄碧云的小说。那个时候被那种断断续续如呻吟打断的语序和奇异到没有必要的港式中文迷得五迷三道的,现在看起来我大概只能嚎一嗓子说“装逼装得够漂亮!”文章里充满了太多没有头绪的莫名惆怅以及隔岸观火用力过度反而显得肤浅的政治性悲恸,太多叶细细太多许之行看得人实在想呕吐。但是我还是对你们推荐……《爱在纽约》。

为什么?!让我为你们摘抄几段亮点。

“我叫宋怀明,今年十九岁,是纽约理工学院电脑工程系二年级学生,要从德勒斯.德萨斯飞往纽约,原因并不明显。只是觉得日子特别长,成天睡觉,转眼老之将至。深夜我挂电话给克明。他沉吟一会,说:“你来纽约。”我收拾衣服球鞋球拍,便来了。
克明是我的长兄,三十三岁,美国公民!刚在曼克顿十二街林肯大楼开了一间牙医医务所。克明移民日久,与家里很生疏,我们已经七、八年没有见面。他见著我,还没脱掉白袍,便将我一拥入怀。又说:‘小弟长大了好些。’ ”

“虽然十分小孩子脾气,我还是十分难过。他带我上希腊人开的小店,点了龙虾汤。我赌气不肯喝。克明便摇头微笑,自顾自的吃。我也委实饿了,只一味的看他。他不管我;在看《纽约时报》。我低下头,觉得十分委屈,拿起他的绒帽,戴著头上,压得低低的,不看他。我们走在街上,空气清冽。我饿得十分难受,只是不开口。我们经过华盛顿广场,一泉污水,满地都是红叶,一阵风来,有点冷,让我微微一靠近他。他脱下薄绒大衣,要我披著,我一味摇头。他忽然把我高高抱起,抛在半空,接着我,才用绒褛紧紧的包着我。我让他抛得头昏眼花,不由神经质的大笑起来。 ”——这当然,还是前文里的克明和怀明!

“醒来下身腻 湿而微腥。浴室哗啦哗啦传来了水声。腻湿的感觉清晰至近乎痛苦,让我轻轻的抱着自己。克明湿淋淋的出来,围了一条白色毛巾,肩上全是细细的新生齿痕―微微渗血,是偶然成熟的蓝草莓。他抹干身子,坐在我身旁、静默良久。床上有微腥的气味,他身体温暖干净的气息—痒痒的呼吸,丰蜜的嘴唇的诱惑,我倚在他的肩上,他慢慢的抚着我的发:“’你年纪还小。我不知道如何向你解释,只是不希望你像我们。‘”——不用怀疑,照旧是二明!

“回身见得细细克明窗前拥吻,细细精致如蛇,一味的缠在克明身上,克明是强壮的树。粗面在啪啪的煮着。我非常的忧愁,缓缓的坐在厨房的餐桌前,粗面慢慢成了焦炭。是细细扑过来熄的火,厨房已经非常污浊:空气刺鼻,我“呀”的忽然流了泪,为了烟还是为了甚么,自己也谈不清楚。克明用湿毛巾捂看我的脸,把我抱回房去,细细在厨房里呼呼碰碰的,一会就静了。我还是一味的流着泪。”——流泪的是怀明啧啧啧。

“克明十分沉默及沮丧。他伤口发痛,回到家吃了止痛药,又急急喝点威士忌,仍痛得辗转低声呻 吟,扯起了床单。渐渐我怀疑这并非肉 体的痛楚。他痛得满头大汗,我在他身旁,紧紧的将他抱在怀里,在他耳边轻轻说:“都好了。都好了。克明。我在。”他只是极剧烈的颤抖,好一会才平复下来。 ”——嗯,都好了都好了……

“已经多次深夜在曼克顿的街道上驶过。我脑里极为空洞,身后纽约城的灯,犹如细细的燃烧着火。我伸手紧紧的捉着克明的肩。在这不稳定的城市,我眼前只有这个人。我已经无法离开他。 ”——哎哟喂。

“克明抱着了我,我说:“克明,我……”他便轻轻的吻我后颈,愉快而又痛楚,昏眩而又作呕。寒的是星,热的是大白正午。我紧紧的咬着下唇,抵受情 欲的诱惑,克明在我耳边低低道:“离开我。离开纽约,离开我。”我的下唇麻木而微微出血,呵,这怎可以,克明是我的长兄,三十三岁.美国公民,刚在曼克顿四十二街开了一间牙医医务所,见着我,还没脱掉白袍,便一拥入怀,道:“长大了好些”在寂寂的黎明裸着上身,身上是细细的新生齿痕,坐在我身旁,说:“我只是不希望你像我们。”在火炉旁边,细细精致如蛇,缠在克明身上……一盏明亮的牙医照灯底下,之行和克明,让小刀小钳格格晃动……陈玉在克明怀里,流着无声的眼泪,克明在幽黯的梯间,抱我吻我,叶细细已死了。我掩住了颊。他忽地放开了我,一拳头打在墙壁上。 ”——哎哟喂无数次!

“下午伏在沙发上,吸了一列古……柯 碱,在意识与意识之间,见到了克明,紧紧的握着我的手,道:“你为何会如此。怀明,请你醒来。”张眼见他站在床前,不知是因为快乐还是焦灼,脸孔非常蓝非常苍白,静静地在看着我。我一惊,站起来在镜子里看到我们俩的:脸孔非常蓝非常苍白,看来就像一对鬼。我不禁楼住了他: “克明。你回来了。”他抱着我道:“你有什么事,你这样瘦。”他的身体仍然温暖,他放开了我慢慢坐在床沿。原来他带了行李箱,正打开了衣柜,收拾衣物。我缓缓的说:‘你要走了。你真的要和之行结婚了。”他便说:“对不起。我不能照顾你更多。'"——我也不能吐槽得更多了。

“克明抱着头,就伏在客厅中央,呼吸一起一伏。我叫他,“克明。克明。”他半晌方抬起头来,脸上深深的划着八条爪痕,血已经干了,结着像葡萄,他看着我,喃喃的道:“之行已经走了。”我突然觉得很厌倦,便道,“克明,你还是搬回来跟我住吧。够了。”我扶他坐在沙发上,去厨房煮一杯咖啡,再为他收抬简单的行李。抬头在一块破裂的银框镜子里看见我自己裂成一小块一小块,眼目深陷而泛青,非常的非常的疲弱,头发黯哑,而神情哀伤,嘴唇不由自主的抽动.镜子也由此一抖一抖“啪”的一声碎了,影像跌了一地。我认不得我自己了。我就坐在克明身边,心平气和的道,“克明,我想离开你了。我想离开纽约。”克明闭目,也显得十分疲乏而苍老,低声说“好。你随便了。”此时暮色渐拢。我站在窗前,天色无尽,有一只飞蛾,停在窗前,稍一拍翼,便跌在窗沿,碎成灰。原来飞蛾是死的。”

“外间缓缓的下了雪,这么轻这样细,不存在如幻觉。我侧着头想了想,原来今天又是感恩节。去年感恩节的情景,亦已灰飞烟灭,不存在如幻觉。我便对克明说, “感恩节了。”克明呆呆的,答:“叶细细已经死了。”他便缓缓的捉着我的手。此时我突然有祷告的冲动,跪下来,对谁说:“请饶恕我,上帝因为我们都犯了错。因为我们都自私而软弱。”我便轻轻的抱着克明,在人的自私而软弱的亲近里,寻求一点卑微的安慰。 ”——你哥他……安慰了你啥啊怀明?

“从纽约拿迦地亚飞到洛杉矶,飞行时间是三小时零十分。待起飞时,我在机舱困着了觉。克明临别前塞我一叠厚厚的美元,还在我口袋里辛苦的坠着。分别的时候,我不敢看克明,怕看见他我会流泪。他为我做好行李检查,登机证,我一直低着头。乘客要上机之前,他忽然扳起我的睑,看到我的眼睛里面去。这是我见过最哀伤的眼睛了,然而又这样宁静,没有要求与渴望。我想我看到了爱情,透彻的,苍凉的,死亡一般无边无尽。我难过得无法呼吸,喉咙都咽着,也就猛然推开了他,在候机室狂奔起来,在飞奔的速度与炽热里,流下了明白的眼泪。我失去我的少年岁月了,我又失去了纽约。“——没关系怀明没失身就不算啥……不过估计你也失了吧。


懂了伐?!懂了伐?!懂了伐?!懂了伐?!懂了伐?!懂了伐?!懂了伐?!懂了伐?!懂了伐?!懂了伐?!懂了伐?!懂了伐?!懂了伐?!(怀明必须攻,否则他就是一个女人,毫无意义。)

“当一篇装逼小说里有两个男人在搞七拈三的话,我会对它印象好一点的。虽然它装逼的本质并没有改变。”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http://www.brand-copys.net
調和の精神ブランドコピーと大げさなカーネルではない このようなシンプルな宝石類の有病率、宝飾業界で以下の理念と実践であるのが、シンプルを追求もおそらくされると、元の心の中には、ファン、ジェーン、自然に本当の大志に保持されます。
ブランドコピー
-----------the tall thin man in the street and another one sabomitss
web:http://www.brand-copys.com
http://www.brand-copys.net
eml: brandcopys@gmail.com

No title

以上这个回复虽然是广告却美得要死!第一次在我博客里出现了……调和……精神……有病率……这种词语!

No title

娘为你让大半夜加班来找乐子的我情何以堪…………

我记得以前曾经读过类似腔调的短篇小说,那个作者还非常鸟地神似杨二婶婶,记者采访她的时候表示她的这篇小说自己慢慢仔细读了很久……后来我终于明白了那是因为实在看不下去啊……

No title

其实我还是蛮喜欢黄碧云的……比安妮宝贝装逼装得漂亮……人家好歹也读过书自己跑过很多地方……
08 | 2017/09 | 10
Su Mo Tu We Th Fr Sa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绍

王小能

Author:王小能
博客大巴软掉了,那我只能到这里来瞎三话四了咯。

还是脾气不好的中年蹄膀少女,瞎来来的话就强奸侬。

随便看吧。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亲爱的偷窥狂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