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的童话故事干巴巴的册那。】星期六的夜晚在不认识的一条上街沿遇到了一只鬼。

我是一个胆小鬼。

虽然有一个相同的汉字,但这并不说明我是一个真正的鬼哦。其实就连我自己都会偷偷地承认 ——胆小鬼,是连等级最卑微的长着红鼻子喜欢吃生煎馒头上的芝麻的小小鬼都比不上的东西。烦死了,讨厌死了,但是我胆子就是这么小怎么办啦,又不能拿出来换一个。所以我只好战战兢兢地生活着,也只好这样了对吧。

真正的鬼会在半夜有大雾的时候敲掉隔壁小区第十三幢房子里502室那位胡须先生的马桶,并且在他那位卷卷发老婆的胖肚皮上用油性笔写字,还要画一朵很丑的牵牛花。就算他们醒过来之后也不能对已经笑呵呵地消失了的鬼们做什么。更何况还有一些更厉害、更坏、更凶狠的鬼,连住在对面小区第五幢房子里的那位在高达一百层的大厦里担任总裁的帽子先生都会被吓唬得从最深的梦靥里哭叫着醒过来的。

我能这么做吗?不能。所以还是他们牛逼。

我害怕夜晚的楼梯间,害怕蠕动的鼻涕虫,害怕呲牙咧嘴的小狗,害怕被主人抛弃的小猫,害怕被A4纸割开的伤口,害怕渐渐沉到海平面下的城市。毫无疑问地,我当然也怕鬼啦,这还用讲伐?

只不过再胆小的胆小鬼也有走夜路的一天。今天是一个星期六,我孤独地走在凌晨三点五十分的街上,背着我大大的皮包。哐当哐当,它一直在敲打着我的胯骨,像是在对我说“快回家快回家”,可是我的家还有二十条街那么远。

我走得很快很快,时不时就惊慌地回头——背后没有人,街上也没有车,只有同样孤独的路灯站在街上,有时候它们还偷偷打一个呵欠。反正除了我之外也没有人看得到这就不算在偷懒啦,它们心存侥幸地想。

可是,可是,为什么我老觉得脖子后面有人在吹气?是坏人吗?!那可真的太叫人害怕了啊!如果是鬼的话我也会吓得晕过去的呀!

于是我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几乎就要拔脚飞奔起来了。当我走到一条很宽很长很陌生的上街沿时,我的心跳得要迸出我的胸口了!要死了!哪能办!我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有一只鬼站在一个很小很小的店的玻璃橱窗门口,静悄悄地对店里面张望,虽然它的背影看起来十分文雅,但是它毕竟……还是一只鬼呀!

因为它的背影实在很安静很彬彬有礼的缘故,我本来想悄不做声地走过去的——其实我已经害怕得想要从旁边的地上滚过去了,但是今天的空气太潮湿了,地上太脏了,我马上打消了这种念头。因为我也害怕在冰冷的冬天晚上洗衣服。

正在我蹑手蹑脚地想要从它背后蹿过去的时候,它突然回头,并且对我打了一声招呼。

“你好!”

我被吓得一记头摒住了呼吸,快要冻出来的鼻涕也被吓得摒了回去。

……哪能办?我开始飞快地胡思乱想。要是我不回答的话,它是不是就会对我怎么样呢?究竟是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样,但是想想就好害怕啊,啊,怎么办。

没有得到我的回应,它稍微地皱了一下眉头,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温文尔雅的尴尬。它尴尬地对我笑笑,突然就让我想起拎着小皮包穿着小大衣衣服上还别着亲爱的婶婶写的“请帮忙照顾这只熊,谢谢!”的帕丁顿小熊,其实还有点像史努比的小鸟朋友伍德施托克的。哦!这只鬼居然有这么可爱的笑容哦!

所以我突然一记头就不害怕它了。我又开始默默地想:既然这只鬼长得蛮可爱的,既然它这么彬彬有礼地跟我打招呼,如果这样我都不回答它的话,那么显得无礼又粗暴的我会把整个人类的台都坍光的,其他的人类会指指点点地说:“你们看呀,就是那个连很和气很客气的鬼都不敢打招呼的戆逼样子,就是伊。”

比起害怕鬼我更加害怕坍台,害怕死了。“……你好。”于是我用一种很像鹌鹑的连自己也觉得很不好意思的声音跟他打招呼。

样子很像帕丁顿熊和史努比的小鸟朋友伍德施托克(虽然五官一点都不像的!)鬼张大了眼睛,变得兴高采烈起来。

“你好!你好!”他又重复了两遍。“你好呀!这么冷的晚上,你一个人走在这条陌生的上街沿,你真是一个勇敢的小朋友啊!我一个人在这里看橱窗都觉得无聊死了,突然就很想吃油氽的香喷喷的金黄色的葱油饼。”

哦哟,被一只很可爱的鬼称赞了,我的脸一记头红起来了。而且这只鬼的思路也满跳跃的,为什么会突然从跟我打招呼就想到吃葱油饼啊,难道是我长得很像葱油饼吗册那。但是我突然又觉得不能这么讲,否则的话……它是要吃我吗?!我又变得害怕和警惕起来,不过被它这么一讲我肚皮也有点饿了。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警惕,它马上轻轻地说:“你误会了!我不是想要吃你……你长得也不像葱油饼的。你,你,你长得像一块红宝石鲜奶小方,那个可漂亮可香啦。我是真心诚意地在赞美你哦,我是一个不吃人的鬼,其实我平时也很少和人交谈的,因为害怕吓到大家。但是今天实在是太冷了,太寂寞了,我一个人站在这里看着没有人的马路和小店,玻璃门锁着,路上也没有车,天气又糟糕得很,心里一下子觉得很难过,所以才忍不住想要和你说说话的。因为你经过我的时候让我想起了鲜奶小方,我觉得你很可爱。”它讲得很快很快,声音却很轻很轻,时不时还吸一下鼻子。

啊!这只很像帕丁顿小熊也有点像史努比的小鸟朋友伍德施托克(但是五官不像)的鬼,突然之间就哭出来了。它没有穿着蓝色的小大衣,也没有漂亮的小皮革手提箱,脚上穿的不是挺括的小雨靴,和气的婶婶也没有给它写一条温柔得像蜂蜜蛋糕的纸条,史努比也没能给它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它站在快要下雨的天下和除了我以外没有人的上街沿上,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我一下子也觉得难过起来了,于是请它抽了一根中南海点八香烟。这只和气的、哀伤的、无所事事的、想吃葱油饼的、喜欢甜食的鬼,就和我肩并肩地站在星期六晚上空气里充满了潮湿气息的让人心里突然也下起雨的上街沿的不知道卖什么东西的小店的玻璃橱窗之前,手拉手地抽了一地的烟灰。

PS:抽完香烟之后天就快亮了,于是我和那只长得很像帕丁顿小熊又有点像伍德施托克的鬼说了再见,它站在上街沿对我挥手,我走过了雾已经开始散去的横马路。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它,只不过在某些下着湿漉漉小雨的寒冷的夜晚,我也会突然很想吃一块被油氽得金黄的喷香的葱油饼。

====================================

因为和肚肚鸭讲话的时候觉得我们的对话可以写一个童话于是我就开始罗嗦了。可是写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写不下去了心里在想册那烦躁死了我写的东西自己都看不下去我应该直接坐在马桶上面哭。伉俪写的童话故事才嗲!我是伉俪里面写东西比较不好看的那一个。算了悃高!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10 | 2017/11 | 12
Su Mo Tu We Th Fr Sa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绍

王小能

Author:王小能
博客大巴软掉了,那我只能到这里来瞎三话四了咯。

还是脾气不好的中年蹄膀少女,瞎来来的话就强奸侬。

随便看吧。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我亲爱的偷窥狂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